不器

不会吹口哨 wink 和骑自行车

无论多小心保存的回忆
都会不小心剥落掉一些 被时间意外夺走一些 自然遗忘一些 痛苦割舍掉一些
当你想要取出来看看
唯一能做的事情是发呆

学会了泡茶
学会了涂口红
学会了坐公交车
学会真正直接不加修饰地坦诚自己的冷漠
表达赤裸的残忍

没有为什么
只是厌倦了作为小心思量却不被理解的人

我的耐心已经珍惜到懒得听事后道歉了

坚定的 毫不犹豫的 不做他想的 绝不变更的 选择
是我唯一渴望的
是我唯一给你的

总在别人对我形成印象之后打破再打破再打破
老子最酷

困了 不写了
想吃不二心和老鼠记

Im Quinn.
Jess's Quinn

梦见你了
梦见我和朋友们坐在咖啡厅里
深秋傍晚
跟你联系 决定要见一面
你电话里说你还要很久问我能等吗
我说多久
50分钟吧
能等?

你意外又欣慰地笑了
我喝干了咖啡做好了你一来就走的准备
做好了随意聊两句这就散场呢的准备
你来了
却说两杯咖啡
放下包在我对面
去卫生间
消失在墙壁后面的时候
我的人还一脸严肃着
我是个傻子
聊了很多
半点记不得了
似乎住在什么house
我和朋友下楼在广场遇见你
因为该死的矜持
挪开了眼光
余光看到你
黑脸进去了
打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也没说话
就在那坐着
师傅也沉默着
我也沉默着
倔又笃定地
看到你在人群里走出来找我
还是换了黑色的卫衣
白色的两个单词
很熟悉醒过来又忘记了
擦身过去
我刚想喊你
你刚从挡风玻璃里看到我想喊我
师傅一脚油门
走你
我慌神 你倒是狂喊狂奔
我跟着解释
师傅停了
我问师傅你知道要去哪吗
你要把你的弹壳做成项链吧
你怎么知道 真厉害
师傅腼腆地笑着

啊 一样还是
忘却了大半

醒过来想了半天弹壳指什么
突然想起来给你讲过的另一个梦
那个预言我们的一一对应的梦
那个梦里
我是子弹

多么荒唐的话
我是子弹
一发子弹

我没在天上

I Luv u but that hurts a lot.

最近发生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让我需要抿住嘴不去斥责的事情

我不做自己很久了
我在别人面前不做自己很久了
我有时候在想这是不是在装呢?

最近的不耐烦是不是装不下去了呢?

也许吧。

我真的顶顶讨厌有人说什么我以前也这样也那样也怎么怎么你怎么怎么就好了
知道滚字怎么写吗
道理需要你来讲吗
在我没有向你寻求共情的时候你的“也”字是在侮辱我你晓得伐?

好了 讲到这我也明白了
我确实讨厌你。
所以我故事只说韵脚,回忆只放偏光。
我永远没办法忍受洋洋得意的愚蠢。

比如接不住我半句浅梗话。



感冒了。
鼻血蠢蠢欲动却不肯出席
最近没有什么很妙的事
让人浮躁

熊猫皮草

有点想不周,啊。火车头。

会伤害他人的自由不是自由

我与空调与下不尽的大雨与车库与空旷天地。
与坍缩的心脏。

高高的照射灯下安静飞扬的雪
我曾经见到过那样偏安一隅的景色

老相册:

抽烟的姑娘,手拿着AK47

1992年,萨拉热窝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我想给你一颗我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