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器

不会吹口哨 wink 和骑自行车

很喜欢这首歌
第一次听是管弦乐队新来了首席小提琴
我们两个坐在雨中的大巴车上
她给我唱了这首歌

她长得有点像周笔畅
声音也像
可她叫什么呢
我记不得了
初中的学姐

那是我第一次认认真真体会周杰伦
从别人的声音里

今天又是一场冷雨

最近很累很忙很烦很头痛
总是睡得不够

你翘着脚

左眼一直跳
一直很倒霉

浑身都好痛

麝香

聪明

很期待黑色尊爵的味道

我不想搬家了
我只想一个人

这只是秋天
还没到寒冬
让我们拭目以待。

楼下请用整齐的队形传递我们的爱
这一句是自动联想

厉害了

我早已经待在谷底

在雨中 在台风中 在疼痛中
脑子里回响着

莫名可爱

A Little Salvation:

(小科普:三藩市的Folsom Street Fair是全世界最大的皮革文化/BDSM文化街展,每年九月的最后一个周日在美国三藩市的Folsom区举办。错过了好几年后今年我终于去了:))

去了folsom street fair之后 反而觉得那些重口小黄文都是骗人的。

fair上面有一个exhibitionist被戴了眼罩入了马*管绑在街灯柱子上,当时路过看到他的时候,他满身大汉(literally)。围观了一会儿,来一批去一批,拍照的人为多,有一段时间没人上去碰他。后来我忍不住上去胸)几下,然而并没有那种让人兴奋的感觉Orz突然看破红尘Orz

还有很多各种sm play,应有尽有,不过反而觉得最戳的是一对女Dom男Sub(如图),两人颜值身材都挺好,女dom穿着普通的黑裙子,男sub除了皮革头套和**环什么都没穿,女dom手里牵着条拴着**环的绳。她一直在对男sub轻声说些什么,然后男sub一直低眉顺目地听着,还特别害羞,拍照的时候想躲到dom身后,却被拎着绳子扯到前面来了wwww哇看他俩互动简直是relation goal

老相册:

老司机

1946年,斯德哥尔摩,KW Gullers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白羊 1
金牛 1
双子 1
巨蟹 1
狮子 2
处女 2
天秤
天蝎 2
射手 1
摩羯 1
水瓶 1
双鱼

今天拉黑了一个人
并没什么理由
对方也没有追问
彼此都很冷静

大概类似于“我不想再与你讨论了”“那好吧”
真好

overload第三部莫名觉得并没有好看
也许是因为小说世界比较庞大
这一季需要交代的太多了

国庆常用的微信的那个手机落在家里了
有点忐忑

听着法斗的咕噜咕噜咕噜呼噜呼噜呼噜

国庆要记得上山啊
去那荒无人烟的森林里
伤害植物
被植物伤害
然后相视一笑
十年少
哈哈哈

最近执着于戒指
戴了十几年素戒
然后随便戴戴
现在隐隐约约有些模糊的喜好
可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像我这种人
哪里能想得到哪怕明天
自己将是怎样奇怪形状的

而在无论清醒还是睡梦里
我仍能确认爱意

愚蠢。

瑞典 荷兰 挪威
和你。

无论多小心保存的回忆
都会不小心剥落掉一些 被时间意外夺走一些 自然遗忘一些 痛苦割舍掉一些
当你想要取出来看看
唯一能做的事情是发呆

学会了泡茶
学会了涂口红
学会了坐公交车
学会真正直接不加修饰地坦诚自己的冷漠
表达赤裸的残忍

没有为什么
只是厌倦了作为小心思量却不被理解的人

我的耐心已经珍惜到懒得听事后道歉了

坚定的 毫不犹豫的 不做他想的 绝不变更的 选择
是我唯一渴望的
是我唯一给你的

总在别人对我形成印象之后打破再打破再打破
老子最酷

困了 不写了
想吃不二心和老鼠记

Im Quinn.
Jess's Quinn

梦见你了
梦见我和朋友们坐在咖啡厅里
深秋傍晚
跟你联系 决定要见一面
你电话里说你还要很久问我能等吗
我说多久
50分钟吧
能等?

你意外又欣慰地笑了
我喝干了咖啡做好了你一来就走的准备
做好了随意聊两句这就散场呢的准备
你来了
却说两杯咖啡
放下包在我对面
去卫生间
消失在墙壁后面的时候
我的人还一脸严肃着
我是个傻子
聊了很多
半点记不得了
似乎住在什么house
我和朋友下楼在广场遇见你
因为该死的矜持
挪开了眼光
余光看到你
黑脸进去了
打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也没说话
就在那坐着
师傅也沉默着
我也沉默着
倔又笃定地
看到你在人群里走出来找我
还是换了黑色的卫衣
白色的两个单词
很熟悉醒过来又忘记了
擦身过去
我刚想喊你
你刚从挡风玻璃里看到我想喊我
师傅一脚油门
走你
我慌神 你倒是狂喊狂奔
我跟着解释
师傅停了
我问师傅你知道要去哪吗
你要把你的弹壳做成项链吧
你怎么知道 真厉害
师傅腼腆地笑着

啊 一样还是
忘却了大半

醒过来想了半天弹壳指什么
突然想起来给你讲过的另一个梦
那个预言我们的一一对应的梦
那个梦里
我是子弹

多么荒唐的话
我是子弹
一发子弹

我没在天上